打印

[小說] 潘朵拉之盒


子新趕到了便利商店,裡面早已被蜂擁者佔據。
『噁,這、這看起來像喪屍的東西是什麼啊……』
『是蜂擁者啊……我沒跟你說過?』朵拉正好趕到,回答他
『沒有……』子新話還未說完,一隻全身著火的巨大老鼠朝他撲去。
『噁!這什麼啊!』子新閃開,朵拉開槍擊斃。
『嗯……看來你不是火種同步狀態的時候,根本沒有戰力啊……總之呢,我沒跟你說過動物也會異變嗎?』
『當然沒有!妳有什麼可以讓我用的東西嗎?』
『嗯……你要短劍嗎?』朵拉從腰間的刀套拿出短劍遞給子新。子新接過,又有一隻火炬鼠撲向他。他閃開後,將短劍刺下。
『吱吱!吱吱……』火炬鼠尖叫,漸漸地沒有氣息。
『呼呼……』平常沒有運動習慣的子新氣喘吁吁,看到便利商店內的蜂擁者向外奔出。
『趕快挑選火種吧,憑你是打不過蜂擁者的。』

財政大樓附近,火種正散發著強烈的白光。至少10000種的火種被置放於人間。店長看到了白光的光源處,撿起它。
『這是……什麼?』店長仔細地觀察這張卡片,上面寫著阿佛列 伯恩哈德 諾貝爾(Alfred Bernhard Nobel)。忽然,三顆頭的煉獄獵犬衝上來。
『哇,這什麼啊!』店長閃開,將水管丟向它,煉獄獵犬哀號了一聲。火種上面的字正發著光。
『字發光了……是指要我唸出嗎?阿佛列 伯恩哈德 諾貝爾!』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穿著北一女的校服,張家佳從校舍後方跑到大門口窺視。由於是放學時間,附近有許多狂信者和蜂擁者。潘跟在她後面。
『觀察者,妳要去哪?』
『我要回我家。我要看看我的……妹妹好不好。』
『妹……妹?』
『我才不管世界變得怎麼樣,我只求我妹妹沒事。』
『妳……不想管這世界?妳可是觀察者喔?』
『不管你們貼在我身上的標籤是什麼,我的確想救這世界,為了救這世界我可以不計代價,除了她。因為她,就是我拯救這世界的理由。』張家佳用堅定的眼神看著潘,身後的馬尾隨風擺盪。潘沈默不語。
6
張煦曦待在家中,身為北一小高一的她,因為沒有社團活動,總是比自己的姊姊早到家,雖然她十分不想提早回到那冷清清的家。
『唉……』打開了家門,依舊是一個人都沒有的家。這間本來是叔叔的家,後來他和自己的家人搬出去住了,只留她和姊姊。
『叔叔似乎……從來沒有把我們當家人過啊。』煦曦想起了姊姊講的話,嘆了口氣,走向廚房。忽然,外面一聲轟然巨響,連地面都在震動。
『發生了什麼……』煦曦遲疑了一下,推開窗戶向外一看,大樓倒塌的倒塌,地面上也有一群人形生物在殘殺人類。
『怎、怎麼回事……』煦曦嚇呆了,愣在那裡。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一名年約23歲的男生騎著摩托車逃離後方滿滿的狂信者。他是個小有名氣的作家,筆名『黑』。看著後面的狂信者,不禁咂嘴。
『……只好用那招了。』黑衝到前方的十字路口,回轉向分隔島衝去,向上翹起前輪,後輪撞上,整台摩托車短暫地滯空,狂信者剛好位於稍微前方一點的位置。黑使上力氣,用摩托車的後輪打中一整排的狂信者。
『這方法不長久……必須快點擺脫……』黑如此想著,繼續向前方疾駛而去。

店長十分的驚訝看著自己的身體發生變化,而煉獄獵犬重整姿態,又撲了上去。
『哇!』店長嚇到的大手一揮,煉獄獵犬向旁邊飛去,撞上了牆壁,牆壁撞出一個大洞。
『到底……』
『嘿小夥子,你就是獲得我的人嗎?』腦袋忽然傳出了聲音,店長左右張望,沒有任何人。
『是我幻聽嗎……』
『不你沒有,是我,諾貝爾。』
『……什麼?』
『你獲得了『火種』,你只要念出上面的名字就可以跟火種產生同步狀態讓你使用儲存在裡面的能力。話說,你被包圍了都沒發現嗎?』店長環視四周,被剛剛的聲響引來的蜂擁者正向他衝去。
『嗯……你有什麼特別的能力能夠幫我嗎?』
『我的能力喔……叫『硝化甘油』(感覺好智障的名稱),你大喊一聲試試。』
『喔、喔,好。『硝化甘油』!』地面憑空出現一堆液體,一瞬間,方圓十公尺內都發生了爆炸。
『哇!』店長被炸上了天,隨著他飛上天的是些胳膊啦、大腿啦、頭啦,在空中劃出優美的拋物線。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張煦曦手拿著菜刀在大街上奔跑,身後有這十幾隻蜂擁者在跟著。看著這些打碎自家牆壁的生物,張煦曦很慶幸自己剛好在廚房,而菜刀就在身邊。
『呼、呼……』張煦曦已經有點喘不過氣了,要不是求生本能響著警鈴要自己趕快跑,她早就倒在地上讓他們把自己殺了!她跑到了個十字路口,忽然衝出一台機車抓住了她,將她放在後座,戴著安全帽的他瞬間轉彎,蜂擁者被他甩在幾百公尺之外!
『你……是誰?』
『黑。』
10
陳子新走到了剛剛發生爆炸的地方,發現店長就躺在那邊。
『店長!』陳子新奔了過去,扶起店長。店長咳了一聲,看了看自己的身體。
『店長,怎麼了?』
『沒、沒事,話說,你還好嗎?』
『還好,剛去店裡找你找不到,還以為你死了……』
『你去過店裡?那你……』店長看著陳子新雖然有些血汙但不到大戰的身子。
『喔,因為我有這個。』陳子新拿起手上的火種,上面寫著『祖沖之』。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11
30分鐘前-
『祖沖之!』陳子新大喊,一道光芒罩住子新,光芒消失,他身穿儒服,頭上戴著羽帽。子新右手上拿著木工角尺,左手拿著類似圓規的東西。
『汝是吾之傳人?』陳子新腦中傳出聲音,應該就是祖沖之。
『是。』蜂擁者撲來,子新用圓規精確地刺穿了蜂擁者的咽喉。
『汝未能使吾之力以制敵,但應可擺脫汝之困。』
『講現代話好不好,然後趕快告訴我你的能力!』陳子新閃過攻擊,用木工角尺打昏蜂擁者,還把它當迴力鏢丟出去,但飛不回來。
『汝智障否?』陳子新被祖沖之鄙視了。
『廢話少說,趕快跟我講!』
『是『仙人指路』。』陳子新蹲下躲過攻擊,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比起古德里安,身體的機動性和靈活性來的低。
『仙人指路!』迷霧竄出,一台台指南車衝出,跑出的馬瘋狂踐踏在蜂擁者上。朵拉也殺了許多蜂擁者,剩下的蜂擁者被指南車趕走。
『這本為尋火種之利器,此物可指向距汝七箭之地的火種,但踐踏此穢物也並非不可。』陳子新看著指南車指向的方向。
『財政大樓……那邊似乎有火種……』忽然一聲爆炸聲傳來,財政大樓那裡冒出黑煙。
12
黑載著張煦曦,騎到了重慶南路。後面的蜂擁者不知疲累的一直追著。
『煩欸,到底發生了什麼事……』黑看著後照鏡,看到後面一群奇形怪狀的蜂擁者,內心十分焦慮。
『早知道今天會發生這種事,昨天就加油……』看著已經瀕臨耗盡的油箱皺起眉頭。
『那個,黑先生,前面似乎有亮起來的東西……』張煦曦看著前方直線方向,似乎是中正二分局。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13
張家佳看著眼前坍塌的大樓,不禁發愣……
『煦曦、煦曦!』張家佳不斷的重複她的名字,眼睛流不出淚水。
『觀察者……』潘飛到了張家佳旁,沒有任何方法能去安慰她。忽然,一個十字弩舉在潘的額頭。潘趕緊躲開,十字弩緊隨著他而去,發射。
潘拔出長劍將箭斬斷。
『你是誰。』潘盯著眼前的男子,男子穿著醫師白袍,臂上有著紅十字臂章,右手拿著不知哪來的十字弩,左手拿著手術刀,身後背著箭筒。
『我才想問你是誰呢。為什麼你會有翅膀?』男子緊緊盯著潘,貌似瞭解了些。
『你是那群該死的神對不對?想要對這女孩做什麼,雖然我可能擋不了你一招,但我可不會容忍你對這女孩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
14
『我是潘,我對她沒有敵意,她是觀察者,我只是個奉命跟在她身邊的小侍從而已。』潘如實答道,男子看了看張家佳,又看了潘。
『就她?』
『對。』
『也就是她,這個蹲在這裡哭的高中女生,要找兩位以上像我一樣的生還者去臺大醫院?』男子揉著自己的太陽穴,感覺棘手。
『所以,你是誰?你應該沒有敵意,但我必須知道你的名字。』潘用長劍抵著男子的脖子。
『我不想跟陌生人說我的名字……叫我十字吧。』十字聳聳肩,走近張家佳,拍了拍她的肩膀。
『那個……別哭了……雖然我不知道妳為什麼哭……但再不走,可能剛跑走的那種怪物又會回來。』
『你是說蜂擁者嗎?它們理論上看到人才會開始狂奔……有看到在追誰嗎?』潘收起長劍,平靜地問。
『有……一個跟她一樣穿北一女中的制服的女生,仔細想想,她們長得有點像……然後一名騎著機車的男生把她抓上機車帶走了。』張家佳聽到這邊,抬起頭來,停止啜泣。
『可能是她……希望、不,一定!他、他們往哪走了,我想知道!』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Processed in 0.023996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DEISGNED BY LIN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