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小說] 潘朵拉之盒

潘朵拉之盒

我,在寫小說。但是呢,寫了快兩年了,除了擺脫劇本文以外就沒有別的了(遠望
所以,肯請各位大大不吝賜教。(雖然這種被稱作『中二X』的文章應該沒什麼人看吧。)
喔對了,請不要說我的引號打錯,因為我的手機沒有單引號(爛手機
              
序:多年前的神審
盒子,打開了。
包藏於其中的禍心從中竄出。
貌美的女人臉色蒼白地跌坐在地上。
致命的好奇,女人伸出了手,想挽回挽回不了的災難。
盒子內的東西似乎已經出盡,女人,潘朵拉正茫然地看著她那創造出她的父親送她的精美盒子。眼看又有東西要竄出,趕緊關上。

天上的宙斯正興高采烈地看著下界,潘朵拉之盒已經開啟了,霍亂、鼠疫等瘟疫,嫉妒、忿怒等負面情緒正在下方流竄。
『下等的盜火者啊!這些東西便是你們蔑視神的懲罰!』宙斯狂笑,看著下方,得到瘟疫的小孩正垂死掙扎,互相仇恨的兩國正展開了慘絕人寰的戰爭。
本帖最近評分記錄
  • 路人 好評度 +1 加油! 2017-7-24 22:57

TOP

第一章:Pandora's box opening


一名男子正坐在雕刻精美的位上,百無聊賴地望向窗外。窗外,是個科技相當進步的世界。浮游車,無人自動駕駛的大眾運輸工具,正從窗前駛過。舉起了高腳杯,微微晃了晃裡頭的紅酒。一陣急促的腳步聲傳來。
『報、報告!』
『說吧,他們……又從我的匣子裡偷走了什麼?』男子語氣平靜,手卻因憤怒不停地顫抖。
『湯瑪士.阿爾瓦.愛迪生 (Thomas•Alva•Edison)從中偷取了『燈泡』的改良法……』跑進來的男子說,高腳杯應聲碎裂。
『只不過是個下等的生物,居然……去把潘和朵拉給我叫來!』
『難不成……』
『哼,為了教訓那群盜火者,『寶盒計劃』啟動!』
『是、是!』
---------------------

西元2017年,臺北市
『好煩阿……』便利商店店員,陳子新正跟他的店長抱怨。
『別說了,我也很無聊。』店長也托著臉,手肘放在櫃台上。便利商店中只有寥寥數人,畢竟這家店在一個偏僻的小角落。
『六點了,店長,我下班嘍?』
『好,路上小心。』看著時鐘,子新說。脫下員工制服,走上了街頭,回到家。一開門,一名少女正倚靠著牆,手裡拿著手槍。
『…………………………咦咦咦!?妳、妳是誰!』子新向後倒退,摔倒在地。
『確認生物體……確定為『人類』,身分為陳子新,認定為觀察者……契約達成。』少女唸著這段摸不著頭緒的句子後,向子新伸出了手。
『我是神創物,朵拉(God's creation,Dora),請多指教。』

TOP


『什、什麼?』陳子新搞不清楚狀況,結結巴巴地問。
『先關上門吧。再10秒,異變就要開始了。』朵拉將子新拉起,他乖乖地將門關上。
『異、異變?什麼異變?』
『乖,別結巴,我會用連下等生物都能聽得懂的文字跟你解釋。總之,因為你們人類實在是太囂張了,『主宰者』決定,降下……你們口中所謂的神審。』
---------------------

天空上,一名揮著黑色羽翼的男子正睥睨著下面的圍觀群眾。畢竟他的腳下,紫色的環形魔法陣正逐漸擴大。
『這裡是珮洛達克斯(Paradox,有興趣這單字的意思請自查),法陣覆蓋率達80%,再10秒就可以執行行動了,潘(Pan),你呢。』
『已經找到觀察者張家佳了,朵拉呢?』
『朵拉又不是我負責聯絡的,你自己問迪薩斯特(Disaster)去吧。』
『朵拉已傳回說找到了,珮洛達克斯,開始執行『寶盒計劃』。』迪薩斯特看著螢幕,對著麥克風說。他轉頭,看著坐在王座上的主宰者。
『行動要執行了……真的要這樣嗎?』
『迪薩斯特……有人准許你對我的所作所為產生任何批評嗎?雖然說話是你的權利,但是你別忘記……我可是有能夠讓它變成你的遺言的權力。』主宰者的眼睛透過鏡片向迪薩斯特放出冷冽的視線,迪薩斯特吞了吞口水。
『這次……我暫且饒你一命。』
『謝、謝謝您的大、大恩大德……』

[ 本帖最後由 馬力歐卡比 於 2017-7-27 22:59 編輯 ]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從房門外頭傳出尖叫聲,我不禁想把門打開。朵拉制止了我。
『別打開。你應該不想被『狂信者』或『蜂擁者』攻擊吧。』
『狂信者?蜂擁者?』
『總之呢,寶盒計劃,就是把地球上的人都變成狂信者或蜂擁者。他們會失去自己的意志,攻擊未異變的人……』
『為什麼……會有人沒異變……』
『我正要解釋呢。沒異變的,是有著能夠接受的了『盜火者』的靈魂的人。畢竟不是每個人類,都有辦法成為盜火者……』
『盜、盜火者?』
『盜火者阿,便是我們主宰者所憎恨的對象,他們從他的匣子中,偷走了不少,所謂的『法則』。』
『法則……』
『所以主宰者要來跟人類玩一場生存遊戲,他在這場全球異變中,留下來了1000名生還者,其中兩名是觀察者,而人的存亡,就掌握在觀察者手上,如果表現的好,主宰者會將一切恢復原狀,並且永不干涉下界……表現得差的話……就跟這世界自生自滅吧。』
6
同樣的解釋也在張家佳家中告訴了她。
「所以……為什麼選上了我?」
「我們主宰者並未告訴我們原因,他也沒有告訴我如何判定表現得好或差。」潘把他可能提出的問題都回答了。
「那麼,時限是?」
「12個月,給你們一年的時間讓我們觀察,夠寬厚了吧?」
「可是,外面聚集了你所謂的狂信者和蜂擁者,要怎麼……」
「這我正要說明。要如何跟他們戰鬥呢,要靠這個。」潘拿出了一張貌似撲克牌的東西。
「這東西,叫做『火種』。上面刻著所有盜火者的全名,像是……」潘看了看他手中的火種。
「喬治 勒克朗舍(Georges Leclanché ,這人也太悲了吧,維基找不到)。」
「……做電池的那個?」
「對,啟動後,可以把各種能量轉換成電能放出。」
「啟動?」
「火種啟動的方式是將上面的人名念出,火種會跟你同步,開啟武裝模式,讓人能夠使用上面所載入的能力。主宰者會給觀察者3個火種,不過是他指定的。妳的是……勒克朗舍、華佗、拉格普拉斯。」

[ 本帖最後由 馬力歐卡比 於 2017-7-26 00:11 編輯 ]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陳子新看著眼前的朵拉,說不出話,畢竟剛剛得知震驚的事實。
過了半晌,陳子新開口。
『妳的意思是……只要我的表現不好……世界就……恢復不了?』
『當然。』
『然後……身為觀察者的我……我擁有3個火種?』
『對。分別是達爾文、古德里安、祖沖之。』
『那,要怎麼……戰鬥?』講完這句,朵拉就拎起他。
『既然你這麼問……那你出去就知道囉!』朵拉踹開了門,把他扔出去。
『等等啊!』陳子新從2樓落下,撞到地上。
『奇、奇怪,我怎麼沒有受傷。』
『畢竟你是觀察者嘛。我們締結的契約會強韌你的肉體。先別說話,狂信者圍過來了。』朵拉輕巧的落下,陳子新看向四周。四周的人眼睛血紅,不管身上的衣服本來是什麼,全部都變成白色長袍,右手變巨斧的模樣,左手變成盾的形狀,上面還有火。
『好了開始戰鬥吧,3個火種都給你,我只會自保,不幫你。』朵拉把火種丟給子新,將手槍上膛。子新看著自己手上的火種,唸出最上方一個的名字。
『海因茲 威廉 古德里安(Heinz Wilhelm Guderian)!』

陳子新的身體冒出閃光,光一下子便消失,子新的身體已大大不同,頭上帶著軍帽,身上穿著納粹的軍服,雙手都拿著魯格手槍。
『這是……什麼?』子新驚訝地看著自己的身體,周圍的狂信者已一邊大吼一邊沖了過來。
『正常……殺……殺……為了神的威嚴!』狂信者沖了過來,子新趕緊扣下了扳機。
『喔哦喔……』子彈打穿前方狂信者的頭,倒地。另一隻狂信者已經奔到身旁揮下巨斧(手)。
子新向後空翻躲過攻擊,腦袋中傳來了聲音。
『嘿,小兄弟,是你繼承我的靈魂?』
『你、你誰啊。』
『我?你都在使用我的火種了,還不知道我是誰?』
『你……是古德里安?』
『正是。話說小兄弟,那麼多敵人,光靠魯格手槍是殺不完的。』
『那、那你還有什麼辦法?』在這瞬間,又有一隻狂信者揮著巨斧向剛落下還未調整好姿勢的子新斬去。子新勉強地用手槍瞄準,擊斃它,向下蹲,勉強閃過餘勢未衰的巨斧。
『小兄弟,用我的能力吧,叫『閃擊戰』。』
『能力?喔、喔,好。』子新站定身子,一群狂信者擁上。
『『閃擊戰』!』子新大吼,他的身體緩緩的上浮一群德式虎II坦克坦克憑空出現,包圍著原本包圍著子新的狂信者。
『開火!』子新下令。炮彈落地,爆炸。四周只剩一群群焦黑的屍體。
『呼呼……』坦克消失,子新緩緩落下,喘著氣。這技能似乎需要消耗自己的氣力。剩下的狂信者不多,子新一槍一槍地,將四周的狂信者殺盡。
『不錯嘛。』朵拉走了過來,子新望著她原本在的地方,屍體全部都一個樣,額頭中間一個洞。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我、我剛怎麼能做出那麼流暢的動作?』子新看著自己的身體恢復,向朵拉發出疑問。
『因為,火種的關係啊,你的身體能力會強化,不過根據火種等級,身體強化的程度會有所不同。』
『火種還有分等級!?』
『有啊,根據對人類有多大的影響來去決定火種等級,最高7級。像是古德里安就是4級,他的裝甲戰術大大影響了戰爭型態,讓世界各國都慢慢地讓自己的軍隊機械化。』朵拉解釋道,子新看了看四周,聽到聲響的狂信者已經漸漸向這裡走來了。
『我們先走吧,解釋什麼的等下再說。』子新伸出手想要拉住朵拉,但遲疑了下將手縮回,轉身便跑。

10
張家佳正在逃跑。回頭一看,她與蜂擁者的距離正逐漸縮小。蜂擁者眼神空洞,腳步卻異常的快速,並且,力量超大。家佳剛剛為了絆住他們而推過去的裝滿貨物的推車被打爆踢開。
都潘害的啦……家佳不禁在心中咒罵剛剛將她從三樓丟下的人。
7分鐘前
張家佳問了跟子新一樣的問題。然後遭受跟子新一樣的對待。
看著手上僅有的1張火種,她不禁想問潘幹嘛不把所有的火種都給她。
『喬治 勒克朗舍。』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11
身上流竄著電流,似乎連奔跑所產生的熱能跟動能都被吸收轉變成電流。這正是勒克朗舍的被動技,『能換儲蓄』。
『小姐,能幫到妳是我的榮幸。』腦中傳來了某種聲音,家佳不禁嚇了一跳。
『你誰!?』
『這真是太失禮了……怎麼都沒人記住我的名字……』語氣有點哀怨,家佳腦中閃過一個可能性。
『你……該不會是……勒克朗舍?』
『正是。』忽然背後一陣寒意,家佳趕緊向前翻滾。蜂擁者一殺到身後,一拳打去。
『嗚呃呃……』眼神空洞地流著口水,蜂擁者似乎連正常說話的能力都失去了,只能發出像喪屍般的呻吟。
『嗯……勒克朗舍,你有什麼特殊能力是能夠突破這人數的?』家佳看向四周粗略的計算了下,蜂擁者的數量至少3位數。
『嗯……現在的能量應該足夠使用『直流電』吧。』家佳一邊閃躲蜂擁者的攻擊一邊聽著他說。前滾、側翻、蹬牆跳開、空中轉體,家佳十分的訝異自己能做出如此流暢的閃避。
『『直流電』!』家佳全身放出了電,半徑15公尺內的蜂擁者全部被電焦倒下。沒有慘叫,沒有聲音,它們就只是靜靜地倒下。
『呼……呼,我可不記得自己剛剛累積那麼多能量啊……』
『抱歉,為了在三次內將敵人全部擊倒,我稍稍借用了妳的身體能量……不過,我看來應該是不用第二次了。』家佳狐疑地抬起頭,這才發現,一群蜂擁者還未接觸自己就倒下。身上都有被劍斬的痕跡。潘正站在那揮舞長劍。
12
珮洛達克斯正坐在臺北101的避雷針上(感覺好痛)。看著城市兩頭發出閃光,他微微一笑。看著主宰者給他的任務。
『指定觀察者所在的位置附近的建築物,要求他帶領兩位以上的生還者在三天內到達,並且擊敗我所派去的人。』
『嗯∼讓我看看,這附近那棟建築物有最多的蜂擁者和狂信者。』
『不要太誇張,珮洛達克斯。』耳邊傳來迪薩斯特勸戒的聲音。珮洛達克斯咂嘴。
『切,迪薩斯特,管好你自己的事吧。』他討厭迪薩斯特,不如說,他討厭人類。人類只不過是個低等生命體而已,居然妄圖自己能成為創造神,什麼複製動物,人為的基因改造,試圖去改變神創造萬物的法則。跟可恨的是,他們完全偷走了所謂的『造物』的法則。物競天擇、用進廢退,全部都是曾經存在於匣子中小心地保護著。
『呦,珮洛達克斯。』珮洛達克斯回頭,克拉米迪(Calamity)揮舞著雙翼向他搭話。
『喔,克拉米迪啊,怎麼了?』
『我剛發現,那個,是叫醫院吧,超多蜂擁者和狂信者的。』珮洛達克斯望向克拉米迪手指的地方。
臺大醫院。
珮洛達克斯露出微笑。
『不錯,那就選那裡吧。』克拉米迪也笑了往醫院最頂端飛去。
『請兩位觀察者注意,請在三天內趕到臺大醫院擊敗克拉米迪。注意,兩位都須帶領至少兩位以上的生還者同時抵達。如果任務失敗……那就不用一年了,馬上,就讓這世界毀滅。』珮洛達克斯寫出以下字句,將其大大地放送在天空上。
(第一章完)Next chapter:Task or trap?

[ 本帖最後由 馬力歐卡比 於 2017-7-27 23:02 編輯 ]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認真地看了。既然你很想有人給建議,我就來給建議啦∼

欣賞你能夠創作出自己的故事。
我雖然構思過數個故事,但從來都沒真正把它們實現出來……



劇情方面,情節舖排,或是情節張力這些東西就先放在一邊。相信你自己會去想。
問一點偏向邏輯方面的問題:

1. (第1節)愛迪生是18XX-19XX年代的人,為什麼神卻要在2017年才「教訓」人?

2. 與其說是教訓,在我眼中更像是「觀察」或「戲弄」?
(第5節 『所以主宰者要來跟人類玩一場生存遊戲,他在這場全球異變中,留下來了1000名生還者,其中兩名是觀察者,而人的存亡,就掌握在觀察者手上,如果表現的好,主宰者會將一切恢復原狀,並且永不干涉下界……表現得差的話……就跟這世界自生自滅吧。』)

話說起來,希臘神明的行為本來就很難明白(Pandora Box正好是一例,要吐糟可以寫很長,略),我又不覺得非要很合理不可。

3. 如果表現不好的話,世界到底是自生自滅(第5節)還是毀滅(第12節)?

4. 所以「狂信者」和「蜂擁者」有什麼分別?對我來說他們都是美其名的喪屍,這樣說對嗎?

5. 既然是以「盜取火種」的神話作題材,那麼普羅米修斯會出現嗎?

=====

對於陳主角和張主角,文中的描述很少。
陳主角,我尚可知道他是任職便利商店店員的一名男性。
張主角呢,除了她的性別,她能跑能說話之外,其他的真的不知道啊。
她是十二歲還是二十歲?甚至是五十歲都跟文中沒有衝突。
不要誤會以為我想你指明主角的歲數啊。
我的重點是,你需要給予足夠的描述,才能夠讓讀故事的人明白你所構想的畫面。

這些描述可以是性別、年齡、身高、體型、衣著、外貌……(總之就是有人說看到可疑人士時,向警察報案可以描述的範疇)
當然還有行為。
寫得越詳細,畫面就越明確,但是,讀者的想像空間也會相對減少。
畢竟不是記人的文章,正常不會全寫,否則就詳略失衡了。
寫多少就是個人風格的問題了。
當然還有如何寫的問題,這個……我也不太懂啊哈哈。

簡單點說就是從讀者角度出發。
簡單的做法是寫完後自己看幾遍。很多作家都是寫完文章之後,修改再修改的。
如果你已經有做……就想像自己是另一個人再看幾遍吧。

加油!
Quiet days...
但還是歡迎大家去茶坊!

問問題專區的路人數學特別版

Aug 2017
滿腦子都是日文的路人

TOP

嗯,既然有人發問那就來回答了!(誤
1後面會說到
2的確像觀察和戲弄。就不是個正經的審判(誤)。
3第12節的話,是所謂的『任務懲罰』之類的東西,所以具體來講,會讓世界開始毀滅性的大地震、海嘯之類的,不直接取人性命的毀滅。
4的確都是喪屍啦。但是狂信者還有意志(雖然是被控制的意志),蜂擁者是連一丁點自我都沒有。
5普羅米修斯這方案被同學駁回了,抱歉。
外貌表現的少,是因為我不太會去形容人的長相,有試著去試了。

總之呢,謝謝你提供寶貴的意見,我會更加努力的!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第二章:Task or trap?

陳子新和朵拉在大街上跑著,朵拉一邊擊斃路上衝來的蜂擁者。
『朵拉,妳的槍到底有幾發啊?』
『幾發喔,看彈匣的能量吧,一個大概120發吧?』
『這真的是手槍該有的彈藥數嗎……這變態的武器!』
『然後我大概有7、8個彈匣吧,每個都可以充電。』子新抬頭,看到眼前的便利商店招牌,想到了店長。
『那個……我要去確認件事情!』
『欸?等等,我說等等!你要去哪啊!』

路上,店長正向一條小巷子跑。他手上拿著從便利商店廁所拆下來的水管。一隻蜂擁者往他身上撲去。
『滾、滾開!』店長舉起水管往蜂擁者的頭上打去,死命地將它打死。
『呼、呼,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店長拐進小巷子中,喘口氣。只見外面的大樓倒塌的倒塌,被不知名的力量給毀去。
店長發現一束白光向上發射,是財政大樓附近。
『不知道是什麼,總之……先去看看吧。』店長喃喃自語,確認附近啥都沒有後,望那奔去。
殊不知,後面,長著三顆頭的狗用紅色的眼睛瞪著他,尾隨而去。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Processed in 0.035700 second(s), 7 queries, Gzip enabled.|DEISGNED BY LINSTY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