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印

[小說] 從今日開始實力至上!

從今日開始實力至上!

嘛嘛,由於潘朵拉長期沒有靈感……目前處於無限期停更的狀況。這段期間就設定了其他的小說(雖然這似乎不是一個好現象……)總之呢,這本是根據某部七月番寫出來的……
序章:『開口是銀,沈默是金。』“Speech is sil-ver, silence is golden”-湯瑪斯·卡萊爾

我,陳暮曇,走上了公車,身後背著提琴盒,左肩背著側背包,右手提著提袋。上面都繡著『Social』的校徽。

人真多呢……

我不經意地那麼想著,所以我只好站在靠牆的位置。戴上耳機,看著窗外的風景。四周都是穿著與我一樣制服的學生。
公車停下,一群穿著同樣制服的學生走了上來,裡面包括一個我熟悉的身影。我『嗤』了一聲。
那名少女似乎也注意到我,朝我走來,那還算標致的臉看起來十分白淨。
『真虧你能進來這間學校呢。』剛走到我面前她就如此對我說道,我瞪了她一眼。
『林尹卉,我記得我說過我一定進得來的。』
『是嗎?但是,某人在入學考試中的舉動讓我十分的不能諒解。』林尹卉平靜地說,我撇了撇嘴。我不知道她提這做什麼。
『你的後背包。』林尹卉遞給我後背包,上面一樣繡著校徽。
『謝了。妳有幫我買我需要的東西吧?』
『有,雖然某些東西在我看來沒多大需要。』
『我認為有用就夠了。』我接過背包用右肩背著。
『說實在的,你進去以後要幹嘛?』
『沒幹嘛,進去,再說。』我結束簡短的對話,繼續向窗外看去。
『啊!』公車前面傳來了尖叫聲,我往前看,一名拄著拐杖的少女似乎重心不穩往後跌倒,跌在她身後的茶髮少女上。棕髮少女扶起她。
『看來似乎發生點小事呢。』
『……的確呢。但跟我無關。』
『是跟你無關。但,我可記得你本來不是這樣的一個人喔。』林尹卉看著我嘆氣。我沈默。
就這樣來到了終點站,也是我就讀的高中,公立社會高級中學。這間學校由政府支持,每年除了編列了預算給這間學校,還有國內外大小企業的資助,是間跟破產無緣的一所學校,更重要的是,它標榜『100%創造成功人生』,是個十分誘人的廣告詞。

雖然我選這間學校不是為了這理由……

公車停下,學生們陸陸續續地下車,我走到了校門前,抬頭看著校門上方『社會』二字。
內心還算是滿興奮的,但我的臉部似乎跟不上心情呢。

希望這邊別讓我失望……沈默的度過校園生活,我,殷切的期盼著。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第一章:天下無純粹之自由,亦無純粹之不自由。 ——章炳麟

我和林尹卉走到勸學樓,門口上方刻著幾個大字,是勸學中的名句:天不生人上之人,亦不生人下之人。
『嘛,看到勸學這兩個字還以為典故是來自荀子呢……』林尹卉看了一下,感嘆道
『人上之人……』我嘟囔著,和林尹卉一起走進大樓。
我跟林尹卉在不同班,所以我們便分開了。
『五班、五班……』我喃喃自語,找尋著我的班級,五班。找到了教室,走進去唯一的感想是:教室很大。粗略估計班上至少有五十人左右,每人後面還有一人一個的個人置物櫃。我走到位於教室最後一排最後一列的我的位子,坐下後撕下寫有我的名字的名條。坐我前座的女生似乎注意到我,轉過頭來,是剛才的茶髮少女。
『嗨,我叫江晨嵐,你是?』江晨嵐伸出了手。
『陳暮曇,請多指教。』我也伸出了手跟她握手,這手有著別於我的手的軟嫩與光滑。江晨嵐本人也十分的漂亮,水靈靈的大眼睛彷彿要把人吸入。
『怎麼了嗎?』江晨嵐歪著頭問,這動作十分地有殺傷力。
『不,沒事。』
『沒事就好……』江晨嵐眨著大眼睛拍拍自己的胸脯。她制服下的那邊也算山巒起伏。
『嗯?有小提琴盒?你會拉喔?』她注意到我放在地板上的小提琴盒,開口詢問道。
『會一點,但沒有很好聽。』
『喔?但是我覺得會拉就很厲害了欸。下次可不可以拉一首曲子讓聽聽嗎?』
『可是……我怕污染妳的耳朵欸……』
『唉唷,不會啦,我們做好約定囉?』
『好、好吧。』江晨嵐露出笑容,我轉移視線去看窗外。這時,我隔壁的椅子被拉開,一名綁著黑色馬尾的少女坐了下來。上課鐘聲響了,一名黑色及肩長髮的女老師走了進來,一臉嫌麻煩的樣子。
『上課。我是你們三年的導師,我叫魏文秀,你們的數學老師。本校就學三年不會換導師,也不會分自然組和社會組。』魏老師看了看座位表,指著正中間那排的第一個男生。那男生長得十分得好看,一看就是會很受女性歡迎的樣子,一臉暖男樣。
『許明燁,你找二到三個男生跟你一起把各科課本發下去。』
『好。』許明燁點點頭,跟附近幾個男生一起把課本發下去。魏老師轉過去,拿起粉筆,把課表抄在黑板上。我從側背包中拿出便條紙撕下一張,開始動筆抄寫。在抄的途中,我不小心抄錯了一個字,翻了翻鉛筆盒,不禁汗顏。

我的立可帶不見了……

「那個……」我轉頭要跟馬尾少女借,但我忽然想到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叫什麼。
「怎樣?」少女轉過頭來,面目姣好,但眼神完全看不出和顏悅色,彷彿國小那種手一超線圓規就招呼過來的女生。
『我想借立可帶……』馬尾少女不發一語,拿起她的立可帶放在我桌上。
『謝了,話說,我可以知道妳的名字嗎?沒名字借東西感覺很不方便。』我拿起立可帶,一邊嘗試跟她對話。

對話真的是我極不擅長的事情……

『不要。你何不先說說你自己的呢?雖然即使你……』
『陳暮曇。』我截斷她的話,因為我大概知道她會講出什麼話。
『……即使你講出你的名字,我也不會說的。』
『……別這樣嘛,我們好歹是隔壁鄰居,知道名字對雙方沒有害處啊。』
『是喔。可是,我還是不想說。』我用完後放回她的桌上,閉上嘴巴。我可不想逼迫人家惹人生厭。課本都發下了,我將它們整理好後放進抽屜。接下來,老師又發下了一本,似乎是給新生們讓他們熟悉校園。
『雖然這件事已經在跟著面試錄取通知寄出的入學簡章中提過,但我還是再申明一次:本校採取宿舍制,並且,除非特殊情況,學生無法對外聯繫。當然,無特殊情況亦無法出去校地。』魏老師拿出了類似手機的東西。
『接下來,我將發下你們的宿舍鑰匙卡和這個集手機、學生證和類似悠遊卡效用於一身的東西。你們可以從剛剛列舉的幾個名稱去稱呼它。』魏老師頓了頓。
『這隻手機中應該可以存你們日後生活賴以為生的點數。這所學校雖然無法讓你們出校地,但該有的生活機能一個都不缺。而校內所有東西都可以用點數去消費。一點相當於一元,每月一號都會發放。現在學校應該公平地給了你們一人十萬點的點數才對。』魏老師說完,台下竊竊私語聲不斷,大家很是震驚,就連我也一樣。

十萬可不是筆小數目啊……

『莫非學校會進行財務管控之類的?』一名戴著眼鏡的男生舉手發問。
『不,不會。點數畢業後,無法轉成金錢,所以看你是要存下來,或是花光,都是你們自己的自由。』魏老師剛說完,全班彌漫著興奮的氛圍。不一會兒,所有的東西都發完了。魏老師看了看手錶。
『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去大禮堂參加開學典禮吧。』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五班的同學排好隊走在走廊上,跟在四班的後面。大門口似乎是在位於正中間的三班門前,總之四班出了大門口後,就輪到我們了。我因為沒什麼好友,所以就站在隊伍最後方滑著手機。一步一步地慢慢走,等到我發現的時候,我已經看不到位在我前方五班的人。

看來我掉隊了呢……

我這麼想,但我並不慌張,畢竟只要跟著大隊伍走就好了,我看著四周,都是些我不認識的人,這班大概是二班吧。我低下頭繼續滑手機,忽然,我撞到了人,重心不穩地往後一跌,手機飛了出去,我的屁股也感到了些許痛楚。
『有點痛……』我捂著我的屁股,四周的人朝我看了一眼,但是馬上就走掉了。倒是我撞到的人回過頭,朝我伸出了手。是個少女,一頭柔順飄逸的黑得宛若明鏡一般的長髮,一雙媚樣十足的雙眸,有著用看的就光滑明亮的純白臉頰……是個不管什麼人都無法說出『漂亮』、『美麗』的同義詞以外的詞彙。
『你還好嗎?』少女眨著大眼睛看著我,心跳稍稍加速了些。
『還好。』少女拉起了我,我拍了拍自己身上的灰塵,少女撿起我的手機,將它遞給我。
『嗯?陳暮曇?好文藝的名字。』似乎在遞給我的時候看到顯示在螢幕上的我的名字。
『謝了。不過,既然妳知道我的名字,那妳的……』
『我的名字嗎?我叫崔善舞,二班的。請多指教。』她露出微笑地再次伸出了手要和我握手。

這笑容真美……詩經上所說的『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就是在形容崔善舞這種美少女吧……

『妳的也不錯呢……長袖善舞……』我跟她握手,她的手有著跟江晨嵐同等或在其之上的軟嫩。
『欸,你居然知道呢。』
『這還算基本吧……總之,抱歉。』
『不,不用道歉喔,是說……』崔善舞看向四周,人漸漸地稀少,我們似乎落掉隊伍一大截。
『是呢,也該往前走了。免得到時候迷路。』我往前踏步,崔善舞跟在我身邊走著。途中她拋出了幾個話題想跟我閒聊,但氣氛總是被不善交際的我弄得很僵。
『抱歉……我不善交際……』
『啊哈哈,沒什麼啦。』崔善舞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我們到達了大禮堂的門口,門的上方刻著『自由堂』這三個大字。
『自由嗎?這可真是個好東西呢。』我小聲地說,卻不巧被崔善舞聽到了。
『嗯?你是自由至上主義者嗎?』
『也不算是……但是總覺得自由是上天給人類最棒的禮物。』
『自由這東西的確很棒呢,但是這東西是個兩面刃呢,無上下限的自由反倒會成為人類爭執的根源呢。』
『也是呢……就像那邊掛著的匾額說的一樣。』我伸出手指著通往中央禮堂的走廊,門口上面掛著一個匾額:沒有智慧和美德的自由會怎樣?那將是最大的不幸
『嗯……對,就是這句話。』我推開了門,看到了五班排的方陣,跟崔善舞說再見後,崔善舞用漂亮的笑容回應我。

真的好美……

我一邊揮手,一邊把心中的悸動抹去,排進去隊伍裡。
---------------------------------------------------------------------------
二班班導,游若惠看到了走過來的崔善舞和一位少年說再見,她用彷彿淘氣小孩般的笑容走上前拍了拍崔善舞的肩膀。
『崔∼善∼舞∼同學,才離開我的視線一下子,就被男生搭訕啦?怎麼樣?看他長得還不錯看,有沒有怦然心動的感覺?』游若惠用興奮地目光看著崔善舞,看到自己的老師是這副模樣,崔善舞稍稍感到無言。
『不,搭訕這個詞用得不太對吧……他只是撞到我跌倒而已。』
『崔善舞,妳要知道,這叫製造命運般地邂逅!』
『不,我想他只是滑手機滑得太專心而已。』
『算了,既然妳不要的話……那告訴我他的名字吧!老師和學生的悖德之戀……感覺還不錯呢!』
『不,我想他應該對老師妳不會有興趣……他叫陳暮曇。』
『陳、陳暮曇?』游若惠收起玩鬧的心情,看向陳暮曇走向的五班。
『怎麼了嗎,老師?』
『不,沒什麼。』游若惠搖搖頭,但眼神卻十分地複雜。

看來得找個時間和明秀談談了……

游若惠如此想道。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嗯……學生餐廳……在哪?』我茫然地站在走廊正中央,東張西望。
一個半小時前-
入學典禮比想像中的久,但入學典禮就跟大部分的高中一樣,是各個傑出校友和校長之類的人物的陳腔濫調。
入學典禮剛完便開始上課表上的第三節課。由於是第一天,老師也沒有做什麼。最後,到了午餐時間。我滑著自己的手機,將它放入口袋。班上同學組成各個小團體,三三兩兩地走出教室,只有像我跟我隔壁是少數只有自己一人的。我略作思考,站起身。
『那個……妳要跟我去吃……』
『不要。』馬尾少女回絕,從她的背包中拿出了保鮮盒,裡頭裝著三明治。她拿出三明治開始吃了起來。我稍顯尷尬地抓了抓頭,走出去教室。

於是便有了現在迷路的我。這學校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嗯?是……陳暮曇嗎?』我身後傳來了少女悅耳的聲音,我轉過頭,發現是崔善舞。
『妳是……崔善舞吧。』
『嗯,謝謝你還記得我,你怎麼站在這裡?』崔善舞微笑著,我難為情地抓著頭。
『我……我要去學生餐廳……但我迷……迷路了。妳知道它在哪嗎?』
『噗哧,你走過頭了啦。反正我剛好也要去吃飯,你要不要一起來?』崔善舞笑了出聲來,讓我有點想找個洞鑽進去。
『好……只要能找到餐廳就好。』
『那就跟著我走吧!』崔善舞轉過身,我跟在她後頭。

精神滿滿呢……真好。

看著前面的崔善舞,我不禁冒出這種好像自己是老人的想法。

我跟她到了學生餐廳,站在點餐機前看著十分多樣的餐項發愣。
『真多呢……感覺每一個看起來都很好吃。』
『不……我覺得這個免費套餐光聽就沒有很好吃呢……』我手指著顯示免費的『養生健康時蔬套餐』,崔善舞也點了點頭。
『是呢,嗯……我吃吃看這個炸雞塊套餐好了。』崔善舞點選炸雞塊套餐,將手機放在感應區上,手機上顯示點數的那欄扣了六十點,點餐機從吐票口吐出餐券。
『我沒什麼特別想吃的呢……那我吃吃看這個養生健康時蔬套餐好了……這樣我就知道這裡食物的下限。』我按下了免費套餐按鈕,吐票口吐出餐券,樣式和崔善舞手上的並不同。將餐券交給廚房阿姨後,大概過個五、六分鐘,我們的餐點好了,端著托盤找到了位子坐下來吃。
『我要開動了。』崔善舞雙手合十,隨即拿起筷子。
『……這個真養生啊。』我夾起了水煮青菜來吃,完全沒有味道。
『怎麼樣?』崔善舞窺視我的臉,但我臉上並沒有任何的情緒起伏。
『完全沒有放鹽……雖然還是個能吃的東西就好。』
『廢話,莫非你還有吃過不能吃的東西嗎?』崔善舞被這句話給逗笑了,我抬起頭來想了下,抖了起來。
『……現在在吃飯,不要讓我想到那黑糊糊的東西……』一想到那團黑暗料理,我的背脊不禁發涼。
『噗哈,你真的吃過?』崔善舞驚訝的看著我,眼神中似乎帶著些許尊敬。

應該是我的錯覺吧……這可不是件值得尊敬的事啊

『吃飯先……之後再跟妳講這故事吧……』我扒了口飯,拿起旁邊的清湯喝下去。

嗯……這個根本就是加熱後的水吧……

『好吧,我很期待是怎麼樣的一個故事呢……不然,我們交換聯絡方式吧,這樣你比較方便告訴我。』
『咳咳,什麼?』正在喝湯的我嗆到,搥了搥自己的胸口。
『交換聯絡方式啊,有什麼不妥嗎?』崔善舞歪著頭。

美少女這麼做真的富具殺傷力……

『不……沒有。那……電話號碼告訴妳吧。』我從口袋拿出手機,把電話號碼打在記事本上給她看。崔善舞點點頭,加了我的號碼。
『謝囉~我的號碼也給你∼』她一臉笑容的模樣告訴我電話號碼,我加了以後,兩人吃完飯,便道別了。我從口袋拿出手機,看著自己的通訊錄。

嗯……果然加了女生的電話號碼很值得開心呢。

我一面想著,一面走出學生餐廳。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4
午休結束,下午第一節課,我睡眼惺忪地揉著眼睛,我看了一下課表,是英文。英文老師走了進來,站上講台看了下全班,嘆了口氣,敲了一下講桌。
『好∼了∼各位同學不要再睡了,上課囉!我是你們的英文老師,我叫游若惠。』游老師自我介紹,並在黑板上寫下了自己的名字,旁邊還有標注了自己的英文名字。
『由於是第一節課嘛,我相信大家一定不想馬上上呆板的英文教科書,而我本人私心希望你們都有英文名字……』她頓了頓,打開自己的水壺喝了口水。
『……畢竟有英文名字,我記人比較方便。所以,班上有沒有人沒有英文名字的?』游老師看了看教室,沒有人舉手。
『沒有人嗎……好可惜,想幫別人取名字的說。另外,我也要選一位英文小老師。因為我們會有比別科多的小考和講義,所以我需要有個小老師來幫忙。我看看喔……』游老師掃了一眼教室,我跟她對上了視線,她視線就這樣定在這。

不妙……我不想當……

『就決定是你了,角落那位,對就是你,不要逃避現實,站起來讓我看看,你叫……』游老師拿起講桌上的座位表,找到我的名字。
『你叫……陳暮雲?』
『……我叫陳暮曇,老師。』
『陳暮曇、陳暮曇……好,那,你就是我的小老師了!我可以知道你的英文名字嗎?』她反覆唸了兩遍我的名字,似乎是想記住我的名字。
『……Rubik。』
『Rubik……好,請坐,等一下下課,跟我回2班拿講義發下好嗎?』
『是……』我坐下,嘆了口氣。我托著下巴,看著前方。游老師講著一些有趣的英文小知識,但我沒什麼在聽,因為我正呈現被塞麻煩事的煩躁感。
『……游若惠……游若惠……莫非……』我隔壁的馬尾少女不斷地重複唸著游老師的名字,我狐疑地看著她。
『幹嘛一直唸她的名字?妳家人?』
『你不知道游若惠?』
『就算妳問我知不知道,很明顯的是班上大部分的人都不知道啊。』我聳聳肩,她嘆了口氣。
『她可以說是國內語言學的權威,對世界各國的語言都有滿精闢的研究。她是大學剛畢業就達到別人達不到的這成就。』馬尾少女以尊敬的目光看著她,但同時也用不解地語氣說出自己的疑問。
『這樣的一個人,十年前從螢光幕前消失了,一點消息都沒有,沒想到在這高中教書……』
『十年前……那現在應該30好幾了吧……』
『隨便揣測女生的年齡真是沒禮貌。』
『真是抱歉……不過既然妳那麼好奇的話,怎麼不自己去問她呢?』我無聊地轉著自動鉛筆,馬尾少女看著游老師。
『她應該是有什麼苦衷吧……我不會去過問她到底發生了什麼。』
『話說,妳能不能告訴我名字啊,不然在心中我就只能稱呼妳為馬尾少女。』
『唉……所以,你還是要知道我的名字?』
『廢話……沒名字多不方便啊。』
『……劉文萱。』
『劉文萱嗎……請多指教。』我伸出手來要握手,但她直接無視,讓我的手懸在那有點尷尬。下課的鈴聲響起,我跟在游老師的後面,走到了二班。
『嗯?進來啊?』游老師對著站在2班門外的我說道,我稍稍退縮了幾步。
『那個……我還是在外面等好了……』
『誰跟你在外面等啊,我就是因為搬不動才叫你過來搬的。』游老師雙手扠腰,看著我。我小心翼翼地走進來。
『幹嘛,又不是走進警察局……』游老師無奈地看著我,我則有些傻眼地看著眼前五十本像自修一樣的講義。似乎是她自己編好後裝訂成冊的。
『老師……我應該搬不動……』
『齁,抱怨很多欸……好啦,我找個人幫你。嗯……那個,崔善舞!』游老師看了看二班,呼叫了站在最前方的美少女。聽到這名字,我不禁用手扶額。
『好∼來了!欸,這不是陳暮曇嗎?』崔善舞踏著輕快的步伐,驚訝地看著我。
『嗨……又見面了。』
『對啊,我們還真有緣呢。』崔善舞微微一笑。
我跟崔善舞走在走廊上。身為男性,游老師理所當然地將大部分的講義分給我搬。
『原來你是英文小老師呢,真沒想到呢。』
『我根本沒有很想當,但我跟她對上視線……』我無奈地說,崔善舞咯咯笑。
『原來∼她在我們班也是這樣選的呢。話說,她在你們班有幫你們取英文名字嗎?』
『取英文名字?她是有提過,但因為我們全班都有英文名字,所以作罷。』
『是喔?可惜,想聽聽看她幫你們取什麼英文名字呢,畢竟她幫我取了一個很羞恥的英文名字。』
『很羞恥的英文名字?』
『很羞恥。』
『那是叫……?』
『不不不,我、我才不要告訴你呢,你一定會笑我。』
『是喔?沒關係,我可以問游老師就好了。反正依她的個性,一定會全部都告訴我的。』
『嗚,仔細一想,這是很有可能發生的事情!算、算了!反正一定會被你知道,那、那我就告訴你!』
『洗耳恭聽……?』
『不准笑我喔!』
『不會的。』
『A,Aphrodite……』
『Aphrodite……阿芙蘿黛蒂嗎?』
『很、很怪對吧?』
『是很怪啦,可是……』我覺得滿適合妳的……我這句話還未講出口,我轉頭看向崔善舞,手中的講義差點掉落。

真的是……當之無愧欸……

崔善舞因為羞恥而發紅的臉頰和那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很配,原本活潑開朗的氣質現在添加了嬌羞的成分。總之就是『可愛』這兩個字。
『可是什麼?』
『不,沒什麼。』那種像輕浮男的搭訕台詞我才說不出口呢。
『姆,這樣更讓人在意了啦。』崔善舞鼓起臉頰以表抗議,我別過頭去。

好想戳下去……

我克制著自己的衝動,和崔善舞將講義搬到了五班。
『謝啦。那麼,再見?』我跟她道謝,她搖搖手。
『不,沒什麼。再見∼』崔善舞揮揮手跟我道別。

[ 本帖最後由 馬力歐卡比 於 2017-12-24 23:00 編輯 ]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5
放學了,我獨自走在往宿舍的路上。這條路路旁種滿了樹,樹葉繁茂,所以似乎被學生們稱作『林蔭大道』的樣子。走出了林蔭大道,是雙叉路,我轉彎往宿舍的方向走。夕陽將我的影子拉的很長,秋風將我的制服外套吹的輕輕搖擺。學校在服裝上有嚴格的規定,學生要將淡地像白色的淡藍襯衫穿在裡面,繫上領帶,將類似西裝外套的黑色制服外套套在外頭。每個季節都有不同顏色的制服外套。我走到了宿舍,宿舍總共三棟,分年級住,男女合宿。這點倒是令我感到訝異,畢竟男生和女生一起住感覺有點……不過樓層上有別,男生在下方樓層,女生在上方樓層。我走到舍監室,拿到了一串鑰匙,有我的信箱鑰匙和房卡遺失時用來開門的備用鑰匙。我搭電梯到七樓,走到了寫有『707』的字樣的房門面前,將房卡插入門鎖上,位於鑰匙孔下方的感應區。門『喀嚓』一聲,打開了。房間看起來還算寬敞,位於玄關的正前方是廚房。脫鞋走進房間,一張看起來柔軟舒適的單人床、一張大書桌、床尾的對面是一個衣櫃,甚至還有自己的陽台和浴室。

這房間真棒……

我感嘆道,將書包、提袋和側背包放下,脫下外套,將領帶弄鬆一點,以十字架的形式躺在床上。張開的雙手宛若自由的小鳥展開的雙翼。

自由……

我貪婪地呼吸著自由的空氣,彷彿害怕再也吸不到一樣,閉上眼睛。
五分鐘後,我將我的行李弄好,看了一下放在書桌上的宿舍使用須知。

水電費、瓦斯費和網路費全免嗎?甚至連房租之類的都不用……

這間學校真是讓人越來越搞不懂了,本以為發那麼大量的『金錢』,一定會讓我們付這種出社會租房子需要付出的必要成本。

沒有門禁、宵禁……

這也是個自由的規則,畢竟一般來講,為了讓我們明天早上能夠早起起來上學,普通需要住宿的高中對於門禁之類的都十分的嚴格。

更重要的是……教室裡還裝了那種東西……這是在考驗學生的『自律』嗎?

我陷入了沉思。看了一下時鐘,決定暫時停止思考,出去買東西先。
我手提著裝著生活用品的袋子,另一手拿著雨傘,站在電梯門前等電梯,我滑著手機,手機顯示我剩『94376』點。電梯從樓上下來,門打開了,裡面的林尹卉跟我看到對方都愣了下。我走進電梯。
『妳不出去嗎?』
『反正難得遇到你,我想先把我的電話號碼給你。』林尹卉從胸前口袋拿出便條紙和原子筆,寫上了她的電話號碼。
『便條紙跟筆借我,我寫給妳。』我跟她要了筆,將電話號碼寫給她。
『第一天還好吧?』她接過我的電話號碼,將它收進自己的口袋,一邊問道。
『還好。雖然班上氣氛跟我所想像的氣氛不太一樣……』

本來以為氣氛會更加旳有互相競爭的意識。畢竟這所學校標榜著成功人生嘛。

但踏進教室後,慵懶、輕鬆的氛圍倒是出乎我意料之外。但不礙事。
『是喔。』林尹卉冷淡地回應。

她一定還在生氣……

我看著她,作出這種感想。
『交換號碼後,我們兩個應該可以互相照應一下。』我隨口地說,她瞪了我一眼。
『你必須證明,自己有被我照應的資格。』
『欸?我可不記得……』我還未說完,我的樓層就到了。電梯門開了,林尹卉按著『開』,似乎我不踏出去她就不關門。
『好啦,我不找妳就是了。』我無奈地說,走出了電梯,電梯門關上了,在關上前我看到了她略顯落寞的表情……
我回到了房間,晚上八點二十分,這種不上不下的時間,對我這種沒朋友的人是稍稍痛苦的一段時間。閒得發慌的我,拿出了手機看。
『12%……』我嘟囔著。我找著手機充電器,在第二層抽屜裡。裡面還有能夠鎖上所有抽屜的一串鑰匙。
我幫手機充電後,決定去洗澡。洗完澡後,無所事事的我決定今天早點睡覺。用手機設定好鬧鐘,關了燈躺在柔軟的床上。

自由的感覺……真好呢……

學生姓名:陳暮曇
學號:STU2017781125  社團:無
所屬班級:五班   生日:1/7   血型:AB
(數字1∼5為其符合該班級的要求,如數字5即表示該生該能力符合五班的要求)
學業能力:3
體育能力:4
邏輯能力:4
判斷能力:4
領導能力:5
交際能力:5
《面試官評論》
該生在筆試中表現的可圈可點。其文科略高於同年級之學生該有的水準,但理科並未達到一般國三生的標準。於體能測驗中表現的一般般。其於面試時,文字組織、挑選能力讓人能夠對他有點印象。但其於問答中,回答總是避重就輕,對於未來也毫無展望,亦感受不到任何熱情。故宜發配到五班。
《班導觀察》
該生並無與任何人較深刻地交流,目前仍然需要再觀察。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第二章:「不要嫉妒那些在蠢人的天堂里享受幸福的人,因为只有蠢人才以为那是幸福。」(Do not feel envious of the happiness of those who live in a fool’s paradise, for only a fool will think that it is happiness.)--伯特蘭·亞瑟·威廉·羅素
1
一名小男孩坐在白色大理石地板上,玩著索瑪立方。一名穿著實驗袍的女性推開門,走到男孩的面前,男孩用狐疑的眼神看著她。
『你是……陳暮曇對吧?』
『嗯……我是陳暮曇……今年三歲。』陳暮曇用流暢的中文回答,不像一般的三歲小孩一樣的童言童語,很正經的一個自我介紹。
『我叫___,以後我們應該會常常見面,作為見面禮……』那名女性也作了自我介紹,但是名字就像嘴巴被布蓋住一樣,聽不清楚,面容也被白色的光罩住,無法看清。
『這個魔術方塊,就送你吧。』女子從實驗袍的口袋,拿出了一個全新、未開封的魔術方塊,陳暮曇高興地接過。他將包裝打開,六彩的魔術方塊十分的繽紛。
『你有英文名字嗎?』女子唐突地問了一句,陳暮曇愣了一下,想了想,搖搖頭。
『那麼,我可以幫你取名為Rubik嗎?』
『可以……不過這名字有什麼意義嗎?』陳暮曇點點頭,但好奇自己名字的意思。
『魔術方塊的英文,就叫Rubik’s cube!我希望你的未來,能夠跟這魔術方塊一樣的繽紛喔!』女子如此說道,摸了摸陳暮曇的頭。
鈴鈴鈴鈴鈴鈴……手機的鬧鐘響起,我拿起手機,揉著因為睡覺而弄亂的頭髮。

又是那段夢……

那段夢可以說是我常常夢到的夢,應該重現我三歲時剛到『那邊』的場景。但是人物印象十分的模糊。但今天不知道為什麼比往常清楚許多,至少,確定是女性和聲線十分清楚是之前從來沒有過的。

不知道為什麼那聲音聽起來有點耳熟……

我起來梳洗儀容,穿好制服,走出家門。
我咬著便利商店買的三明治,手上轉著魔術方塊。如果不是現在是早上六點四十五分,人煙稀少,我怪異的模樣一定會引人側目。

現在去學校好像太早了點……

我如此想道,便決定去附近繞繞。
商店街上,大部分的商店都尚未營業,我散步著,眼睛被某樣東西奪取了目光。

那是……傳說中的投籃機吧?

我看著這個投籃機,看了看手機。

想……玩玩看。

我走了過去,將手機放在感應區上。螢幕上顯示我扣除了十點。機器開始運轉。選好模式後,遊戲就開始了。
大約十分鐘後,遊戲機台跳出『Game over』的字樣。
『好像有點玩過頭了……不過,真有趣呢。』在記錄欄中填上CMT後,我便背著書包走了。我不一會兒就到了校舍,我走進了教室,我隔壁的劉文萱似乎很早就到校了,她現在正看著小說。
『那本……是『蒼蠅王』吧?』我走到我的位子放下書包,看著她看的小說的封面。

那可是個有趣的書呢……探討人心中的黑暗面終究會將自己建立的脆弱的文明以暴力和蠻橫取代。

『嗯。』劉文萱冷淡地回應。我坐下後將魔術方塊收進書包裡,開始看著窗外。跟昨天差不多的天空、差不多的雲,這時,江晨嵐到校了,和我打了聲招呼。
『咦,陳暮曇,你今天帶傘啦?』
『嗯,會下雨。』我視線小小地瞥向掛在我桌子旁的雨傘,就是那種小七買得到的廉價白色雨傘。
『是喔?』
『嗯。』我簡單地回覆。魏老師走上講台,代表早自習開始的鐘聲響起了。
『好了,現在,開始開班會。我看看……』魏老師手上拿著一張應該是通知單的白色紙張。
『今天中午有社團介紹,所以有興趣的人可以中午去大禮堂看看。然後今天的體育課,我們是在第三運動場集合,如果下雨的話,就改到第二體育館。』魏老師指著手上的通知單,這貌似是各節體育課的集合地點安排。

不過,我們學校真多體育相關的場所啊……

昨天我略翻了一下學校地圖,光是一般兩個到三個籃球場合起來的運動場就有三個,體育館也有三個。更別提一些獨立於這兩個之外的游泳池、棒球場、田徑場等等。
『老師,我們不選班長和風紀這些股長嗎?』許明燁舉手發問。魏老師聳聳肩。
『你們可以自己選吧,既然這樣,就交給你們自己主持吧。』
『咦?』許明燁有點困惑,發出了這種聲音。
『怎麼?總不會連選股長這件事情都還要我教吧?』
『不、不是,只是通常第一學期不都是老師指派嗎……』
『通常?不,很抱歉,我們學校並沒有這個慣例。要嘛自己選,要嘛就不選。』魏老師說完,便靠在布告欄上,一副完全不會干涉的樣子。
『那好吧……那請問,有沒有人要當呢?』許明燁如此詢問大家,但大部分的人都顯得興趣缺缺。

嘛……當班長什麼的,很麻煩呢。

我如此想道,過了一會兒,我這排第三個的女生舉起手來,她旁邊擺著拐杖,應該就是昨天在校車上看到的拐杖少女。
『那個……許明燁,既然沒人要當,那就給你當吧。反正,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都覺得你很適任。』拐杖少女如此說道,她周圍的幾個人也都點點頭。
『張悠優……可是……』許明燁稍稍遲疑了一下,畢竟沒有經過投票就這樣做感覺有點不太尊重其他人。
『不用再推辭了,班上應該沒有人比你更適任了。』張悠優身旁胖胖的男生如此說道。
『既然這樣……那就由我來主持囉……』許明燁如此說道,便開始了這場選舉。整場選舉我都事不關己地望著窗外,始終不想舉手。

反正有五十個人,我沒舉手也不會注意到我……

只要低調低調再低調,我的高中生活就不會被瑣事纏身了。我只想靜靜地過著自己的生活。

但是……我也想要幾個……能夠談上話的朋友呢……

我看著天上的雲,它正幻化著各式各樣的面貌。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2
『唸得有抑揚頓挫一點好不好,陳暮曇?』第三節課,國文老師叫我站起來唸課文,韓愈的『師說』。
『是……古之聖人,其出人也遠矣,猶且從師而問焉;今之眾人,其下聖人也亦遠矣,而恥學於師。是故聖益聖,愚益愚。聖人之所以為聖,愚人之所以為愚,其皆出於此乎?』
『不行不行,完全不行,完全是機械式地唸。算了算了,你坐下吧。』國文老師郭翔嘆了口氣,要我坐下。江晨嵐轉過頭來,用安慰我的笑容看著我。
『沒關係啦……不用在意老師說什麼,我覺得你唸得很好。』
『不。』我轉過視線,看著窗外。我知道我自己唸得很爛。郭老師繼續在台上上課,我則是轉著原子筆看著黑板。
『唸得還真爛啊。』劉文萱幽幽地說。
『要妳管。』我撇過頭去。
『絕對不是因為我管你,而是事實上你就是唸得那麼爛。』
『嗚呃……』我因為受到輕微的言語攻擊而感到些微打擊。而身旁的鄰居即使在我的心臟開了一個窟窿還是自顧自地在上課。

嗚嗚……心靈受傷可不可以適用於這學校的健保福利啊……

一邊想著這種沒有意義的事情,一邊按著原子筆。

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喀噠………

『很吵。』劉文萱瞪了我一眼,我停下自己手癢的右手。在教室東張西望著,眼睛不自覺地飄到在我背後、教室天花板的角落,那不起眼地『煙霧偵測器』。

這東西的存在真是耐人尋味啊……

我亂想著,然後下課鐘就這麼響起,郭老師準時地喊下課,班上開始吵雜了起來。

雖然上課也有些許竊竊私語……

但是老師彷彿都沒看到一樣繼續講課。我拿起了手機走出了教室。
站在教室的門外,看著窗外的景色。勸學樓是個中央是中庭、四周則是用走廊環繞著。中庭很大,是中式園林風,人工池和假山的做工十分地好看。

我記得這中庭叫趨庭吧……

憑著昨天翻地圖的記憶,我在心中念出這名字。這所學校似乎有幫很多地方取名字,像這篇就是根據孔子的典故去命名的。

改天來逛逛校園好了……

畢竟校地那麼大,這所學校還有後山跟湖泊,聽說景色還不錯看。
『那個……陳暮曇?』身後有人叫了我的名字,是江晨嵐。
『怎麼了?』
『沒事呢,只是看你很孤單地一直望著窗外,感覺很不開心。』
『孤單這詞是多餘的。我心情還不錯啊。』
『是嗎……從臉上看來,根本看不出來你很開心。』她擔憂似地看著我,讓我覺得很溫暖。
『我很好。那妳呢?』
『還不錯啊,班上同學都很親切好相處呢。』
『嗯……?為什麼我不覺得劉文萱她很……親切?』我回想著自己跟她的相處模式,好像都是自己單方面受到心靈創傷……

親切這詞絕對跟她沾不上邊……

『劉……文萱?啊,是坐你旁邊的那位嗎?她一直不想告訴我名字,原來是叫劉文萱啊,好名字。』
『是阿,這名字聽起來真文靜……』可惜人一點也不……我在心中默默加上了這句話。
『陳暮曇,中午你有事嗎?』
『中午……我打算隨便買些東西吃完後去禮堂看看社團。』
『那我可以跟著去嗎?』
『咦……?妳應該不缺人陪吧?』
『這不是缺不缺人的關係喔,我只是想和每個班上同學打好關係而已。』江晨嵐用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著我,那種表情……根本無法拒絕啊!

有點可愛啊……

我點了點頭,江晨嵐開心地伸出手跟我打勾勾。
『一言為定喔!說謊可是要吞一千根針的。』江晨嵐如此的告誡我,上課鐘響了,我和江晨嵐走回自己的位子上。

果然有跟女生說上話,是件很值得開心的事呢。

我看著窗外,像是忽然想到什麼的轉過去看劉文萱。
『劉文萱,妳……』
『沒興趣。』
『……欸?我什麼都還沒說呢。』
『反正你一定是要問我要不要去看社團吧?』
『可能意外地不是喔。』
『那你說說看。』
『妳要不要跟我去看社團?』
『你腦袋是不是壞了?通常只要打一打就修好了。』
『對不起,我錯了。』我低下頭來認錯。

我可不是電視機……

劉文萱瞪了我一眼,瞪到我心裡發寒。我轉頭迴避視線。
這節是魏老師的數學課,我轉著原子筆聽著課,一邊看著班上上課的情況。竊竊私語、上課睡覺的行為並未被制止,在抽屜下玩手機似乎也是有發現但不想管的狀況。

這所學校……好奇怪啊……

這種上課方式真的能讓每個進這間學校的有成功人生嗎?雖然成不成功是看個人定義,但是……這樣子下去很明顯是沒辦法有個社會大眾眼中所謂的『成功人生』的……

越來越多疑問了……巨額的個人點數、放任式管教以及角落的那東西……

我看著手機上的『94323』點,下了某個決定。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3
中午,我在便利商店隨便買了一個麵包吃,便打算走去禮堂。江晨嵐從教室追了出來。
『等等我嘛,陳暮曇。』江晨嵐追上我,走在我旁邊。我們走在林蔭大道上,江晨嵐看似心情很好的哼著歌。
『妳有想參加什麼社團嗎?』
『我嗎?沒有喔,但是想看看這間學校有什麼社團呢,畢竟說不定會找到自己感興趣的也說不定。那陳暮曇你呢?』
『單純去看看而已,沒什麼特別想要的。』
『是喔?我本來以為你會去參加管弦樂隊的。』
『不,我算是一個很懶惰的人吧,練琴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管弦樂隊不適合我。』
『好吧∼』江晨嵐輕快地說出這句話。但我從她的眼睛找到了些許異樣感。

她……絕對不是單純去看社團那麼簡單……

『陳暮曇。』
『嗯?』
『你從之前,就認識劉文萱嗎?』
『不,我到這學校才知道她。為什麼這麼問?』
『因為……劉文萱只跟你講話……我才想說你們是不是本來就很熟……但看來是我誤會了呢。』
『嗯,妳的確是誤會了。』我回答道,剛好我們走到了禮堂,便結束了這個話題。我瞥了江晨嵐一眼,她旳手正不明地顫抖。

她……在害怕?還是生氣?

我有點搞不懂她發生了什麼,便裝作沒注意到。我們一邊閒聊(理論上是她單方面提出話題),這所學校各式各樣的社團都有,每個社團都極具特色。
『陳暮曇你對運動有興趣嗎?』
『還好,沒什麼特別想法。』
『那你要不要試圖去加入看看運動社團?』
『我?不了,感覺運動社團都要訓練,偏偏這麼做讓我覺得很麻煩……運動這東西,不就是自己想運動才去運動嗎?』
『嘛嘛,你這已經不是懶了,你從根本上對運動沒有興趣吧?』江晨嵐鼓起臉頰,我轉移視線。

我就不想訓練啊……

這時,我們走到了舞台邊,舞台上,一名戴著眼睛,有著俐落的茶色短髮的學長看了我們一眼,從舞台上走向我們,我明顯感覺到在我斜前方的江晨嵐身體劇烈地動搖。
『江晨嵐……好久不見了。』學長微笑著,那抹微笑看起來很溫和,眼神冰冷但充滿了慈愛。
『哥……哥……』江晨嵐顫抖著、小聲地叫出她們之間的關係。

原來她有個哥哥啊……不過……為什麼她抖地那麼厲害?

江晨嵐往後走,躲在我後方。這時,江晨嵐她哥將視線投向我。
『晨嵐,他是?』
『我同學……』
『我是他同學,一年五班的陳暮曇。』我自我介紹,江晨嵐她哥用別於剛剛溫暖的笑容,有點官腔的虛假笑容看著我。
『喔∼幸會幸會,我是學生議會議長,江晨和。請多指教。』江晨和伸出手跟我握手,便打算轉身離開。就在他轉身之際,我嘴巴不自覺脫口出這句話。
『笑裡藏刀……』我說完趕緊閉上嘴轉移視線,但似乎被江晨和聽到了。他身形一怔,轉身重新看著我,笑容再次變化,這次是別有深意的笑容。
『喔∼這男生……有趣有趣,陳暮曇嗎?我記住你了。』江晨和這麼說道,便轉身離開。我有種被麻煩人物看上的感覺……

我這大嘴巴……沒事講出來幹嘛啦……不能自己在心裡講嗎?

我在心中對著自己痛罵,轉過身來。
『江晨嵐,我們走……江晨嵐?妳還好吧?』我看到江晨嵐眼眶泛著淚,江晨嵐轉過去不讓我看她,她深吸了口氣,轉過來,又是平常的模樣,彷彿剛剛的怯縮和懦弱都是假的一樣。
『嗯,我們繼續逛吧,陳暮曇。』江晨嵐綻放笑容,這笑容讓人著迷,完全看不出她剛剛還是那副消沉旳樣子。我們走著走著,逛到了禮堂的正中央。
『妳哥……真厲害呢,學生議會議長……』我吐出這句話,並且悄悄觀察江晨嵐的臉色。
『是啊……他從以前就很厲害……跟我不是同一個層次的……』最後那句話小聲到我差點漏聽。江晨嵐臉上的笑容忽有陰霾但馬上就消散。

該說不愧是兄妹嗎?翻臉都跟翻書一樣……而且怎麼有種我之後會被扯進麻煩事的一種預感呢?
學生議會書記,莫凡站在舞台上看著江晨和走下去和一個學妹攀談,又走回來。但看到他臉上掛的笑容,他便有了『有事要忙』的預感。
『議長……』
『沒錯,我有事要請你去辦。』
『我就知道……你每次拜託我的都是苦差事……這次是?』
『請你幫我調查,一年五班陳暮曇這個人。』
『一年五班?五班是些什麼貨色還需要調查嗎?』
『莫凡,我說過,我從來不會看走眼。』江晨和斬釘截鐵地說,莫凡不禁沈默。
『好,我會的。』莫凡如此答道。
『嗯……?差不多要到致詞時間了吧,怎麼劉文豪他還沒到?』
『最近學生會比較忙,他應該會叫邵萍幫他代為致詞吧。』
『各位來參加這次的社團介紹的同學們,我是學生議會議長江晨和,首先,我由衷地感謝各位參加。』江晨和站在講台上,拿著麥克風。他身上散發著不可言喻的氣場,支配了活動全場。
『由於高三的學長姐們畢業了,我們學生議會十分的需要新血的加入。但是,我希望來報名參加面試的,都是真心地想要加入,而不是當成一件好玩的事情來做!』剛說完,他用力的拍了下舞台上的講桌,一些正在竊竊私語的傢伙被懾住了。但拍桌似乎只是因為他太慷慨激昂了……他後來又講了一些勉勵新生的話,說完後,他往後退,另一名學姐走向前。
『由於劉文豪會長有事要忙,便由我代為致詞,我是學生會書記邵萍,首先,我在此強調一點,學生會跟學生議會是不一樣的一個團體,還請大家不要再誤認。另外,學生會也十分地歡迎各位新生的加入,但就跟江晨和議長說的一樣,請不要只是抱持著好玩的心態就想進入學生會。』邵萍環視群眾,便往後離去。
社團介紹結束,我和江晨嵐走在林蔭大道上,她不停地和我閒聊,但是眼神卻怪怪的。我停下腳步。
『江晨嵐,妳是不是有事情要找我確認?』江晨嵐瞬間停下腳步。
『你……』
『妳放心,我不會說出剛才旳事。』
『謝……謝。』
『不用謝……畢竟說出去對我沒什麼好處,雖然我不知道妳為什麼要隱瞞這件事,但是,人總是會有一兩個不想為人知的秘密。』
『陳暮曇。』她看著我的眼睛,那雙眼睛似乎想從我臉上得出些什麼。

不過,我可沒那麼簡單就會被看透呢。

『在。』
『那麼,你有嗎?我想知道。』
『我嗎?有沒有呢……這就是薛丁格的貓了。』江晨嵐聽了我的回答,不滿地鼓起臉頰,但臉上還是掛著笑容。

果然,女生就是要笑才能顯現其魅力所在啊。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下午,第一節課是體育課。我們班聚集在第三運動場。比起隔壁的第一第二運動場,第三運動場是比較狹長型的。我們的體育老師是個很大猩猩的一個男老師。
『今天呢,因為是我們的第一節體育課,就不強硬地要求做些什麼,我借了一些籃球和羽毛球,有興趣的就來前面拿吧。』體育老師帶完操後,便讓我們自由活動。我拿了一顆籃球,站在最角落的籃框那,開始投籃。投進一顆,這時,劉文萱剛好也運著球走來,看到我,『切』了一聲。我看了其他的籃框,都有人佔據了。
『一起?』我嘗試著邀請她,一邊隄防她忽然對我開炮。
『沒差,反正我投自己的。』
『嗯……我把我這顆球還回去好了,這樣佔據兩顆球有點不好。』我這麼說道,將球還回去後,和劉文萱交替投籃。
『你……投籃有點太準了吧?』我們投籃了大概兩三分鐘後,劉文萱說道。
『嗯?還好吧。』我手握著球,將它投出,唰!球和網子擦出清脆的聲音。我走過去撿球,傳給劉文萱。
『還好這個詞可真好用啊。』她冷冷淡淡地接住了球,將球投出。
『那不然我要說什麼呢?呦,好球。』我站在籃下,接住了她投進的球,運著球走出禁區,轉身跳投。

好像有點大力……

籃球的結果應上我的預測,球打到後面的籃框彈開。
『嘛,總之你的準度絕不僅止於『還好』這種程度。你以前是籃球社的?』
『不是,我以前沒參加運動社團。』球彈到劉文萱手裡,我看著她投出,一邊予以否認。
『是嗎……』劉文萱輕輕地說,接到了因投進而彈向她的球。
『喂,你們兩個!』身後傳來聲音,我回過頭,兩名男生走向我們。
『……你們是?』我有印象他們是我們班的……但名字什麼的我根本不知道。
『你不知道我們的名字?』
『……這不是當然的嗎?我們好像開學到現在好像到現在才第一次講話……』
『咦,是嗎?』另一名男生語氣呆呆的,開始回想。
『……好像真的是欸,那……我叫呂添賓。』
『而我叫王大器。』
『陳暮曇。』我簡短地說,發現王大器的視線一直看著劉文萱,用著色狼的目光。

嘛……我也不是不了解啦……

畢竟光從外表來看,劉文萱長得十分的漂亮,白皙的肌膚就像冬天的初雪一樣,臉蛋也是那種走在路上會被星探看上的。但是……只限在外表……跟她的相處,永遠都是精神上的巨大傷害……
『欸欸,陳暮曇,你跟她還算熟吧,應該可以去邀請她跟我們一起打籃球吧?』王大器用肩膀戳了戳我的手臂,一臉興奮的笑容,雖然在我眼裡看來是個有點噁心的笑容……

不要把我當工具人好不好……

我走過去拍了拍劉文萱的肩膀,她看了我一眼,將籃球平靜地放下。

她想幹嘛呃噗噗喔!

一陣衝擊從我的側腹而來,隨後便是劇烈地疼痛,我蜷縮著身軀趴在地上,不斷地抽搐……
『不要隨便碰我身體。』她從口袋中拿出手帕擦了擦自己的手。我抬起頭來,瞪著她。
『唉唷,臉部並沒有痛的扭曲,完全就是那張一號表情,表示其實並不痛嘛。』

不不不,這才不是辨別痛不痛的方法吧?

我顫抖著身體站了起來,劉文萱走回去拿起球繼續投籃。
『你、你看到了吧……打消邀請她的念頭吧……』我對著他們講,痛楚還在持續擴散,我感覺我的腎臟都要被她打壞了……
『好……好,那個,感謝你的犧牲。』王大器看著劉文萱的眼神變成戰慄,拍了拍我的肩膀。
『可是這樣的話……缺一個人欸。本來想說難得可以跟女生打球……』
『缺一個啊……』我想了一下,不行,我在這班完全不熟的人佔絕大多數……
『你們是要打球嗎?我們可以加入嗎?』許明燁走了過來,身後跟著江晨嵐和另一個我不知道的男生。
『嗯……好,所以分三對三?』王大器盡量以平靜的聲音說,但是露骨的眼神早就出賣他的心情。他的眼睛直直地盯著江晨嵐看。
『黑白黑白,輸家的勝利!』我將手翻面出黑,看著中間。剛好三個黑色三個白色。
『那就陳暮曇、呂添賓、江晨嵐一組,我、劉健、王大器一組。』許明燁這麼說道,將球扔給了我。
『你們開球吧,你們有女生。』
『姆,別小看我,我打得還不錯呢!』江晨嵐鼓起臉頰,王大器捂住鼻子。
開始洗球,我們開始了球賽。
球賽結束,我倚著鐵絲網喝著水。許明燁走了過來。
『陳暮曇,對吧?你打得還不錯呢。』
『不,你那才叫不錯呢,我只是個技術很普通的一個學生呢。』我回答道,許明燁倒是微微一笑。
『不,除了一些不自然的多餘動作,其實你感覺就像練了籃球數十年喔。你國中是籃球校隊吧?』
『不是,是你的錯覺喔。我沒參加過任何籃球相關的社團。我籃球打得很普通呢。』
『嗯?好吧。』許明燁不在多言,便走了。我看了看手錶,差不多該下課了呢。
剛這麼想完,便敲響了下課鐘聲。

放學後辦完事便逛逛校園好了……

我一邊這麼想,一邊走回教室。
沒有結果的戀慕,站在遠處守望是多麼地奢侈

TOP

Processed in 0.164209 second(s), 6 queries, Gzip enabled.|DEISGNED BY LINSTYLE